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新闻频道>> 要闻>> ?#25216;?

《山·灰·人》殷业强影像作品展在京开展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张双双       责编:张双双   2019-03-24

从前有座山,叫后坨子山。山石被切割,烧成石灰。这里的烧灰人有?#19994;?#29238;亲、叔伯、同学……我从山里走出来,再次走回山里。——殷业强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303.jpg

开幕式现场

3月23日,由中国文化旅游摄影协会主办的《山·灰·人》殷业强影像作品展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美术馆开展。展览由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朱炯策展。

这是一组创作时间跨越20年的影像作品。2000年前后,处于银盐胶片时代的摄影师殷业强将镜?#33539;?#20934;了家乡的石灰厂,那是北京远郊山区随处可见的村办石灰厂,位于北京房山区河北镇东庄子村,在北京西南大约50公里处。

如今,时隔20年后,这些作品被再次拿出来,扫描、编辑和整理,对于摄影师和策展人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观看。当年热火朝天的石灰厂已经成为“遗迹?#20445;?#24403;年的烧灰人或?#19994;?#20102;新的工作,或在家告?#32454;?#38386;。一个时代过去了。

_G9A4496.JPG策展人朱炯介绍展览情况

本次展出殷业强《山·灰·人》系列作品90余幅,划分为8个主题板块进行展示。展览现场还有一部分作品是殷业强于2000年手工放大的作品,?#32422;?#24403;时拍摄的相关视频资料。

中国文化旅游摄影协会秘书长杨新丽,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教授唐东平,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专业委员会陈思源,北京市房山区河北镇东庄子村灰厂的乡亲马振水、吕学武等领导?#22270;?#23486;出席开幕式,并以不同的视角和身份对展览的开幕表示祝贺。尤其是东庄子村的乡亲,他们对于作品的感触更?#30001;?#21051;,作品中的人物有名有姓,有故事,他们称这些作品对于东庄子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并生动形象地介绍了当年烧灰厂的一些情况,?#32422;?#26449;子的变化历程。

_G9A4504.JPG

殷业强介绍展览情况

据作者介绍,上世纪70、80年代,东庄子村建了一个仅有两个洞口的灰厂,解决了村里大部分人的就业问题。当年在烧灰厂工作的人有他的父亲、叔伯、同学……灰厂的生产条件很艰苦,工人们?#25237;?#24378;度也很高。特别?#20146;?#21518;一道工序掏灰,工人在近45度的高温下,从窑洞中把烧好的石灰一车又一车地运出来。东庄子村的烧灰厂最辉煌的时候有十个洞口,但都在2008年之前关闭了。一晃儿近20年过去了,曾经的烧灰工人有的开出租、有的在城里开公交,有的?#21271;?#23433;,还有?#38405;?#32844;业开买卖的,各自有着各自新的生活。

_G9A4545.JPG

策展人朱炯现场介绍展览策展思路和作品情况

正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一个普普通通的烧灰厂,也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影像,?#35789;?#24471;这些已经消失的影像再次活生生的展现在观者面前,再一次回望、观看和思考。或许正如策展人朱炯所说,“这些作品,是对时代的记录,更是作者对乡亲们的致敬。?#20445;?#22905;特别强调胶片的历史印记,她说,“从数字时代的视点重新编辑整理胶片影像,从当代中国环保意识鲜明、更多探寻发展软实力的社会?#29616;?#35821;境下,原来的“烧灰人”肖像系列转变为“山·灰·人”系列:仍然专注地凝视?#25237;?#32773;;进一步观看他们劳作环境中的物品工具细节和?#25237;?#32773;特写,展现?#20999;?#26080;处不在的灰的覆盖和侵蚀;影像所带动的思维让视点退远、站高,观看山的存在、山与村庄的共存。这些影像会成为一个村庄的集体记忆佐证,也会成为开启未来乡村文化建设的内在动力。”

展览现场

开幕式现场也吸引了不少国外观众,他们?#28304;?#32452;作品也很?#34892;?#36259;,在作品前仔细观看讨论,他们称,“这些实实在在的作品,让我?#24378;?#21040;了日常看不到的一面,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这些东西也渐渐的消失,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被照片背后的故事所感动。”

展览现场

据悉,这些作品也将回到作者的老家,也是作品的拍摄地进行再次展出。而这个地方就是北京房山区河北镇东庄子村,在北京西南大约50公里处。

本次展览将于29日结束,观众可以免费参观。

有关巡展动态,本网会?#20013;?#20851;注。

以下为部分展出作品:

01.jpg

03.jpg

千锤万凿出深山,?#19968;?#28954;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石灰吟》是明代诗人于谦的一首托物言志诗,这是一首表面赞颂石灰的诗,作者以石灰自喻,咏石灰就是赞扬自己磊落的襟怀和崇高的人格,但我觉得烧石灰的人同样如此。

这是?#19994;?#32769;家,北京房山区河北镇东庄子村,在北京西南大约50公里处。从1970年代起,到2008年奥运会前夕,有条件的村子几乎都建了石灰厂。

灰厂的生产条件很艰苦,工人们?#25237;?#24378;度也很高。特别?#20146;?#21518;一道工序掏灰,工人在近45度的高温下,从窑洞中把烧好的石灰一车又一车地运出来,滚烫的灰粉打在?#25104;希?#21644;汗水混在一起,形成了灰色的泥浆,这些泥浆严严实实地糊在皮肤上,那种滋味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上世纪70、80年代,建造一个烧石灰的厂子也是很不容易的,但当时人们为了增加现金收入省?#32422;?#29992;,举全村之力也只是建了一个仅有三个洞口的灰厂。不过总算可以生产了,也解决了村里大部分人的就业问题,村里有近九成的劳力都在灰厂。

这双缠满胶布的手不知用坏了多少钻头。

2019初春,房山区河北镇东庄子村。关闭近十年的灰厂依然矗立,开凿过得山石异常醒目。

吕常水,70岁,现退休在家。

殷洪路,52岁,现任工厂保安。

2019年北京房山区河北镇东庄子村后坨子山远景。


相关?#25216;?/p>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pk10是骗人的吗 pc蛋蛋教你单双小技巧 黑龙江时时彩走视图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广东鹰鹏双期六肖中特 彩票开奖时间表图片 做娱乐城网上代理难不难 百灵百人牛牛辅助 双色球17097分析诱惑 期港彩信息群特码 足彩半全场攻略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开奖结果 今天的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甘肃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七星彩走势图第一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