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25216;?

罗怀学摄影作品:《高峡出平湖》

来源: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展   作者:罗怀学       责编:张双双   2019-01-11

向家坝水电站蓄水前的金沙江下游河段江面局部 绥江风岩湾2009.10

溪洛渡电站蓄水后,尾水已抵达在建的白鹤滩电站大坝。彝族村民背冰柜、洗衣机回家。 ?#32426;?#20132;际河2018.03

走出破拆工地轮换休息的拆迁工人,身后是拆得摇摇欲坠的楼房 绥江金江街2012.08

绥江县?#21069;?#36801;期间,满大街丢弃的缺胳膊少腿的“模特儿”无人问津 绥江金江街2012.08

转运家具到码头的村民 绥江下码头2012.08

搬新城后的移民,在小区的的公?#37096;?#22320;上钟上了瓜果,进来小鸟来饭桌上觅食。 绥江新城区2014.09

罗怀学《高峡出平湖》16-DSCF5170

在水库边晾晒衣物的移民。屏山新市镇2014.05

向湖面,背靠新城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绥江新城区2014.04

淹没后的绥江大汶溪入江口,江变成了湖,水位提高了近百米,水面变宽了近十倍 绥江新城区 2014.10

湖边欲飞的“凤凰” 绥江新城区2015.11

湖边锻炼的女子 绥江新城区2014.09

划龙舟活动表演节目的舞龙队 绥江新城区2014.0919-1、喝茶打川牌的老人们 四川屏山2010.09

罗怀学《高峡出平湖》-24-DSCF0400

绥江新城街道还未铺装,搬进新家的移民迫不及待逛新城 绥江新城区2012.08

在新城区街道上拍婚纱照的新郎新娘 绥江新城区2014.09

排练节目的彝族姑娘 四川金阳县2016.05

淹没前从红太阳广场迁来的毛主席塑像,从新塑在了淹没后的绥江人民广场上 绥江新城区 2015.1123-4、走在废墟上的拆迁工人 云南绥江2012.08

整体后靠五百米重建的绥江新城,成为向家坝电站库区一个新兴的滨湖城市 绥江新县城 2014.09

查看大图

向家坝水电站蓄水前的金沙江下游河段江面局部 绥江风岩湾2009.10

溪洛渡电站蓄水后,尾水已抵达在建的白鹤滩电站大坝。彝族村民背冰柜、洗衣机回家。 ?#32426;?#20132;际河2018.03

走出破拆工地轮换休息的拆迁工人,身后是拆得摇摇欲坠的楼房 绥江金江街2012.08

绥江县?#21069;?#36801;期间,满大街丢弃的缺胳膊少腿的“模特儿”无人问津 绥江金江街2012.08

转运家具到码头的村民 绥江下码头2012.08

搬新城后的移民,在小区的的公?#37096;?#22320;上钟上了瓜果,进来小鸟来饭桌上觅食。 绥江新城区2014.09

罗怀学《高峡出平湖》16-DSCF5170

在水库边晾晒衣物的移民。屏山新市镇2014.05

向湖面,背靠新城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绥江新城区2014.04

淹没后的绥江大汶溪入江口,江变成了湖,水位提高了近百米,水面变宽了近十倍 绥江新城区 2014.10

湖边欲飞的“凤凰” 绥江新城区2015.11

湖边锻炼的女子 绥江新城区2014.09

划龙舟活动表演节目的舞龙队 绥江新城区2014.0919-1、喝茶打川牌的老人们 四川屏山2010.09

罗怀学《高峡出平湖》-24-DSCF0400

绥江新城街道还未铺装,搬进新家的移民迫不及待逛新城 绥江新城区2012.08

在新城区街道上拍婚纱照的新郎新娘 绥江新城区2014.09

排练节目的彝族姑娘 四川金阳县2016.05

淹没前从红太阳广场迁来的毛主席塑像,从新塑在了淹没后的绥江人民广场上 绥江新城区 2015.1123-4、走在废墟上的拆迁工人 云南绥江2012.08

整体后靠五百米重建的绥江新城,成为向家坝电站库区一个新兴的滨湖城市 绥江新县城 2014.09

 回得去的是家乡,回不去的是故乡。

2012年10月10日,金沙江上最末一级电站——向家坝电站蓄水发电,我的家乡淹没在了库区湖底,家乡变成了故乡,永远回不去了!儿时的记忆,也一同沉入了湖中,无法打捞。

三十年前,我拎着箱洗相器材和新买来的“凤凰205”二手相机,乘火车、坐江轮辗转千余公里,回到老家为?#30528;?#22909;友免费拍照。晚上,放照片到天亮;白天,送相片至天黑。累,但很开?#27169;?#20043;后?#30475;?#22238;老家,我都习惯带上相机,随手拍些家乡的照片,却总是找不到 “摄影作品”的感觉。真正有意识想静下心来拍摄家乡,是十年前得知国家要在家乡下游60公里的水富县,建金沙江上最末一级仅次于三峡电站的向家坝电站,届时,电站上游两岸150公里的江边县城、乡镇、村庄、土地都将被淹?#24576;?#20026;库区,我的家乡也?#23721;?#24184;免。

2007年秋天,我探亲回家?#39277;?#27700;富,电站坝址两岸已是几声隆隆,彩旗飘飘,电站前期工程早已开工建设。震惊之余,我怅然若失,一种?#23721;?#21106;舍之情?#33151;?#32780;生!家乡,真的要没了?金沙江下游150多公里的自然和人文景观,真的要消失殆尽了!回到昆明,我决定暂时放下拍摄了8年之久的布?#39318;?#19987;题,竭尽全力抢救性拍摄我的家乡。

随着电站建设进度的?#24179;?#25105;回家拍照的频度,从一年一两次,到最后搬迁、拆除、淹没阶段的三四个月时间,几乎每个月?#32426;?#32769;家跑,总想用相机留住我儿时最美好的记忆!历史的步伐实在是太快了。2012年10月10日,向家坝电站蓄水发电,波涛汹涌的金沙江水不再桀骜不驯,从此变成了一个连绵150公里的“高峡平湖”。?#23721;?#24819;象,不久的将来金沙江上已建、在建、拟建的25五级电站全部建成发电,未来的金沙江,将是怎样一幅图景?于是,我把镜头延伸到了向家坝电站上?#25105;?#24314;在建的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等电站的金沙江两岸,继续以影像档案的?#38382;劍?#20026;母亲河及两岸的父老乡亲,立此存照,一如既往记录我的故乡——金沙江,直到她成为一个个首尾相连的高峡平湖。

罗怀学  /文


相关?#25216;?/p>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