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人物>>

专访 | 阿米尔·扎基:在平面图像上雕塑,寻找我想看的风物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元卿       责编:Johann Cai       2018-10-17

问: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答:阿米尔·扎基

鸣谢:“一带一路”国际海洋城市文化摄影周

_G9A0344.jpg阿米尔·扎基在“一带一路”国际海洋城市文化摄影周展览现场。摄影:元卿

阿米尔·扎基作品专题:点击查看

1.问:在资料中查到你大学所修的专业是哲学,可以讲讲最开始是如何接触摄影的吗?

答:我在大学本科时获得了双学位,艺术和哲学。在大?#38469;?#20843;、九岁时,我在大学主修哲学专业,同时选修了一门摄影专业的课程,我的?#38469;?#26159;非常有名的约翰·迪沃拉(John Divola),我真的很喜欢上他的课,觉得我可以用以前无法做到的方式来表达自己。

123.JPG

《无题》,1977,约翰·迪沃拉

因此,我开始在我所在的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20013;#║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学习更多的摄影课,然后我和我的妻子一起去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20013;#║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摄影学院读研?#21487;?#28982;后我回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20013;?#20219;教,教授摄影艺术课程,它隶属于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

由此开始,我也得以作为艺术家融入到摄影的圈子里。我们会在画廊和博物馆中举办展览,所以当我完成研?#21487;?#35838;程大?#23478;?#24180;后,我的作品受邀在一个洛杉矶画廊参展。之后在展览中我遇到了一个西雅图的画廊策展人,然后开始定期?#37038;?#22996;托工作。从此,我每隔几年就会着手一个新项目,然后举办展览。

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我在洛杉矶附近的艺术圈子里挺有名气,于是一个熟人介绍了在中国有《“一带一路”国际海洋城市文化摄影周》这样一个活动,我把我的景观摄影的作品发过来,他们很喜欢。因此就有了这次中国之行。另外,我自己也对中国哲学特别?#34892;?#36259;,道教、佛教等等,我自己也已经练了六年太极拳,所以很期待这次来中国的展览之行。

Amir_Untitled_OH04-repro.jpg

《由春至冬》,阿米尔·扎基

2.问:在这次展览中,有一系列拍摄于2005年左右的作品,拍摄的是造型奇特的建筑。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种角度拍摄建筑?

答:在洛杉矶时我经常开车去上班,我注意到路边有一排排彩色的房子,我对它们的外型很?#34892;?#36259;。后来我写了一封信,然后?#20174;?#20102;?#30710;?#20221;,然后我去这条街道给每个人的邮箱都投了一封,说:“你好,我是摄影师,可不可以拍摄你的房子?”他们中有些人同意了,于是就有了这个项目。

之后我开始着手拍摄,通常建在山边的?#35838;?#21069;面都是有两条立柱来支撑房子的,我站在房子下面仰拍,这样就好像房子是?#30001;?#19978;伸出来的。拍完后,我又用Photoshop将房子下面的支撑柱子修掉。那是我第一?#38395;?#36825;种风格的照片,我称它为“做不?#26441;?#30340;篡改”。那时很多人用Photoshop将照片做过度的美化,但我尝试着用它创造一种“怪异的真实感”。你知道,过于怪异会让人产生虚幻?#26657;?#25105;不希望过于虚幻。我想让人们说“哇奥,那个建筑真是怪异?#20445;?#32780;不是说“奥,那个建筑是假的”。这就是我寻找这个视角的初衷。


3.问:你为什么不喜欢过于虚幻的感觉?这仅仅是个人口味,还是想赋予它更实际的意义?

答:我觉得真实世界已经足够怪异了,对我来说虚幻的东西没有现实世界有趣。例如当你?#29992;?#20013;醒来,你知道那是梦;但是当你看到?#30710;?#29616;实世界的样子之后,你会说它太奇怪了,但同时你知道那是真实的。


4.问:这次中国之行你的感受如何?你对拍到的照片满意吗?

答:坦白讲,我这次的工作方式和我惯常的方?#25509;?#24456;大不同。一般来讲我的作品都是使用安装在Gigapan相机底座上的尼康单反相机拍摄的,它把被摄物分成40或50个区域,每一张单独拍摄最后再合成。所以我工作起来很慢,基本上每张照片?#23478;?#20351;用10~15分钟左右。

而这次中国的邀请,我就必须拍得很快,所以我仅仅使用单?#35789;?#30721;相机拍摄。5天时间我拍了2000张照片,然后再从中挑选出50张交给了组委会,最终他们选出10幅作品展览。

这次的照片我比?#19979;?#24847;,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一般在我的照片中不会出现人物,但是这次的拍摄很难避开人群。我在美国拍摄时,通常会在清早五、六点钟工作,因此已经习惯了没有人的景物。但是这?#38395;?#25668;过程中的行程很满,所以我只能尽量避开人去拍摄。

总之,我把这次旅程看做一次全新的?#36739;眨?#21516;时也非常荣幸能受邀参加这样的活动。要知道,我惯常的项目?#23478;?#33457;上两三年时间,但是这?#27779;?#26377;五天时间,因此我想尽我所能拍出最好的照片。

timg.jpg

Gigapan相机底座。图片来源于网络。

5 .问:你现在使用的Gigapan底座,工作方式和传统大画幅有些类似,它们工作起来都很慢,你是否过去也经常使用大画幅拍摄照片?

答:是的,Gigapan工作起来的确很慢,我需要时间思考和创作。而过去我也拍过?#30710;?#22823;画幅作品,例如《2010遗迹》(2010 Relics)那组作品就是使用4x5相机拍摄的。实际上,我所有的作品中,拍摄日期在2010年之前的作品都是使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

02.JPG

《2010遗迹》,阿米尔·扎基

6.问: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的作品除了技术上的“升级迭代”之外,可以看出早期拍摄的多是无生命的?#35838;?#21644;建筑,但2010年之后,你开始拍摄有生命的物体,例如树和花朵。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答:我之前提到过,我一直对东方哲学?#34892;?#36259;,它是我?#27426;?#21464;化的兴趣的核心。我总是在自然景观和建筑景观之间来回?#35874;弧?#22312;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拍摄树木,而自然景观可能更多地是一种关于自然的兴趣和思考。东方哲学中有一个“无为”的?#25293;睿?#23427;主张遵从自然的规律。

Parent and Child_59.5x83.3.jpg《父与子》,阿米尔·扎基

而植物对我来说,我把它们看做一种变化。我认为摄影的本质就意味着它永远只是捕捉一个瞬间,因此当你看一张植物的照片时,在你的意识中就知道它依然在变化,你只能看到那一个过去的瞬间。但当你看一副建筑的照片时,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我就是在探索这种变化。

Philosophers_48.25x59.5.jpg哲学家》,阿米尔·扎基

当然,我现在不只是拍摄自然景观,我同时还在完成一本画册,它的名字叫《建造与成为》(Building and becoming)这是一项为期二十年的考察,这本书前半部分是建筑、后半部分是自然景观,目?#20843;?#36824;在进行当中。观看这本画册的方?#25509;?#28857;特别,在看完前半部分之后,你必须要翻转画册再继续看,所以这本书是没有封底的,它只有两个封面。它是自然世界的一体两面。

画册《建造与成为》,阿米尔·扎基


7 .问:《哲学家》和《父与子》两张照片,它们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答:这两张照片是我2017年最新的作品,我拍摄了一系列关于树的作品。你有没有留意到,在这些照片中,总是有两棵树纠缠在一起。实际上这是两?#20040;?#22312;不同地理位置的树,我也不是同一天拍摄的,我只是在电脑上将它们合到一起,让它们缠?#39057;?#19968;起。我在拍摄时,想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认为与重要的人之间的关系都是“?#35272;?#32780;混乱”的。例如当你回想自己和?#25913;?#30340;关系时,它往往是?#35272;?#30340;,但同时又非常复?#21360;?#32780;哲学家也是,他们总是争论不休。我的这个系列的作品是希望唤起大家对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思考。


8.问:你怎么看待新兴的数码技术对摄影的影响?

答:我一?#27604;?#20026;数码相机和Photoshop都仅仅是创作的工具,就好像一个画家可以使用数十种不同的画笔,没有人关心你使用什么画笔,它这只是整个创作过程的工具而?#36873;S绕?#23545;我来说,在我刚刚开始摄影时,也正是数字摄影技术刚刚开始的时候。所以在我学习时,同时接触了胶片摄影和数字技术。

我认为它们同等重要。我了解摄影历史,我喜欢传统摄影,我在学校教授胶片摄影,但我也热爱数字技术。很多摄影师会选择其中一个,但我会同时运用这些技术。当然,现在胶片变得越来越贵,而我可以使用GigaPan来创造同等质量的画面,有时细节表现还更好。


9.问:有些摄影师总?#21040;?#29255;有一种特殊的质?#26657;?#20320;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我不认为胶片有特殊的质感。我了解你所说的这个论调,但是我知道这种质感可以用?#30710;?#19981;同的流程制作出来,而不是基于胶片这种材料。当然胶片有非常漂亮的视觉呈现?#26657;?#20294;要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特殊的质感完全产生于流程制作的过程中,但有时?#30710;?#25668;影师仰仗这种“胶片式的浪漫”。对我来说,我更喜欢画面中的细节。

我想很多伟大的摄影师如果活到现在的话,例如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我想他们会更愿意用数码技术的。那些摄影师总是希望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而我也想使用当下最好的技术。

Shells 1927, printed later .jpg

《贝壳》,1927,爱德华·韦斯顿

10.问:你有一张拍摄水塔的照片,是否受到了贝歇夫妇风格的影响?

cri_000000303199.jpg

《水塔》,1988,贝歇夫妇

未标题-1.jpg《时间依旧流淌》,阿米尔·扎基

答:当然,我想所有当今的摄影师都或多或少会受他们的影响。他们的照片使用了 “类型学”的分类方法,这种看世界的方法给我影响很大。当你看这对德国夫妇的照片时,他们实际上是希望收集所有的可能性,就像收集各种虫子然后在它们后背订一颗大头钉,但我并不想收集所有的可能性。我的照片仅仅是我的个人经验,我在风景中的个人体会。他们更像科学家,我很喜欢他们的照片。

另外还有一点,你可以发现在我的照片中,我经常拍摄独立的物体。实际上我是在Photoshop中移除了?#30710;?#26377;干扰的其它元素。我想这更像是用图片创作的雕塑,我要重新创建一种我希望看到的景物。

关于摄影师

_G9A0533.jpg阿米尔·扎基讲解如?#38395;?#25668;倾斜的?#35838;蕁?#25668;影:元卿

阿米尔·扎基(Amir Zaki)是一位居住在南加州的摄影艺术家。他于1999年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20013;?#30340;艺术硕士学位,并积极在国际上展出照片和视频。

扎基对真实世界的修饰手法很?#34892;?#36259;,因为它与把摄影作为一种索引媒体有关。与此同时,他深深地投入到探索数字技术的变革潜力中,并破?#23548;?#23450;的真实性。虽然这可能听起来像一个标准的后现代暗喻,但他的兴趣并不是利用数字技巧作为例证来破坏照片的真实性。事实上,扎基经常制作混合照片,并慎重选用纪实风格的手法,?#21592;?#25345;观众对准确性的不变?#25293;睢?#20182;构建的场景有些偏离了真实,“脱离了关键点?#20445;?#29978;至有点像虚假。他经常使用南加州的建筑景观作为主题,因为它似乎特别适合他的创作过程。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加州的建筑和周围景观本身就是风格和?#38382;?#30340;?#27426;?#28436;变的混合。南加州是高现代主义理想、?#35760;?#29983;活、高层密集建筑、无尽的沥青马路、沙漠、山脉、海滩的组合。应该明确的是,尽管扎基对这种建筑和文化很着迷并且受到启发,但他的目的并不是要记录、复制或简单地呈现一个先前存在的后现代模式。更?#38750;?#22320;说,他的工作?#21152;?#29087;悉,通过观察通常是行人和平庸的物体、结构和位置,通过利用照片继续创作假定的准确性,?#32422;?#20182;所使用的不?#26441;?#30340;数字篡改,他的图像描绘了那些渴望被添加到南加州的大杂烩中的建筑景观。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