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評論>>

我認識的陳復禮大師

來源:中國攝影報       作者:蔡煥松       責編:張雙雙       2018-10-15

陳復禮.jpg

陳復禮

我認識的陳復禮大師 

 ● 蔡煥松 

上世紀70年代初,我在廣東省饒平縣下鄉當知青,一次偶然機會,用手表換了一臺二手的海鷗4B相機,開始了自己的攝影生涯。其時很難找到學習資料,偶然從朋友處看到香港帶來的《攝影畫報》,第一次知道了陳復禮先生的名字。

隨著對攝影的不斷了解,我也知道了很多有關陳復禮先生的資訊。1976年我調回汕頭地區文化局圖片社從事攝影工作,得知陳復禮先生是潮汕人并經常回家鄉與汕頭攝影界人士接觸交流,頓生期待,希望有朝一日能當面向他請教。

1979年,汕頭市攝影家協會(當時叫中國攝影家協會廣東分會汕頭支會)成立,我是創會理事,協會邀請陳復禮先生出任汕頭市攝協名譽主席,也圓了我見到他的愿望。如今40年過去了,有兩件事依舊讓我難以忘懷。一件事是當年會員會費是幾塊錢,陳復禮先生卻拿出1000元港幣交會費,大家都說他不用交會費,他卻說你們不承認我是會員嗎?還有一件事是協會有人拿自己的作品讓陳先生提意見,陳先生看了后說,你的作品是上班時間拍的,所以不出彩。事后,我有幸陪著陳先生凌晨拍攝海邊題材,才悟出陳先生關于上班時間拍照片的委婉批評。當年我是一個20多歲的攝影界無名小輩,陳先生每次來汕頭總有一大幫人圍著他,自然也不可能注意到我,但他還是記住了我是小蔡。

1984年,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克服了種種困難,搜集了不少資料,認真從東西方文化差異的角度研究,撰寫了近萬字的《禮贊自然 人化自然——試析亞當斯與陳復禮攝影風格的異同》一文,被收進當年全國頗有影響的論文集《當代中國攝影藝術思潮》一書,也獲得了廣東攝影論文一等獎。事后陳先生看到了文章,到處了解文章作者怎么聯系,最后才知道撰文者是他的小老鄉小蔡。于是,我們成了忘年交。

1986年元旦,我組織了中國第一個青年攝影學會進京影展——“生活與藝術——汕頭青年攝影展”。當時陳先生正率港澳攝影代表團到北京,老人家得知是我組織的展覽后十分激動。開幕當天,陳先生利用活動空隙把簡慶福、李公劍等幾十位港澳攝影名家帶到展覽現場,冒著寒冷的風雪反客為主向港澳名家們介紹我們這些當年的無名小輩及作品,令在場的幾位青年影友激動萬分。陳先生每每與我見面,總會勉勵我要好好把青年攝影學會辦好,為潮汕培養一批未來的攝影人才。如今再回首,當年陳先生親自上課并鼓勵的汕頭青年攝影學會會員和攝影培訓班學員中,先后出了孫成毅、我與鄭蔚帆、謝琳四位中國攝影金像獎的獲得者。舉目全國,地級市能有這么多金像獎獲獎者并不多,其中3個獲理論獎更是全國獨一無二的。盡管這其中多數獲獎者長年不在本土,但青年攝影學會和攝影培訓班確確實實是大家的攝影出發點。

 1996年欣逢陳復禮先生80壽誕暨從影50周年,我和時任中國老攝影家協會主席的陳勃老師策劃舉辦了一次陳復禮攝影藝術研討會,同日,“陳復禮攝影藝術近作展”在汕頭大學翰苑展出,共展示近作80幅,以紀念陳復禮先生80壽辰。研討會召開之前剛剛出版的《陳復禮攝影藝術研究》一書,大大提高了這次研討會的起點。

本世紀初我因特殊原因一度遠離攝影界歸隱山林,一時很少人知道我的下落。陳先生多方打聽并終于找到我,對處于人生低谷的我給予極大的關懷和鼓勵。其時他在潮州購置物業準備在老家安度晚年,多次邀我到其住處,用他晚年喪子、家族經濟崩潰依然自強不息的經歷激勵我重回攝影界。若不是他老人家苦口婆心的開導,我或許也不會走出心理陰影回歸攝影界繼續努力工作。

2009年獲悉我獲得中國攝影金像獎,陳復禮先生請他弟弟福疆到廣州看望我并轉達他的殷切期望。此后我到《中國攝影家》雜志工作,他還特地讓自己的親人到北京看我,轉告他的問候和期待。據我所知,像我這樣的攝影界小人物長期得到他的關心和鼓勵的不在少數,一代大師的人格風范不言自明。

如今,陳先生駕鶴西去,我失去一位可親可敬的長者,攝影界也失去了一位大師。但他的品格和作品必將永存人間。愿老先生一路走好,天堂依然有你拍不完的作品。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