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人物>>

工業影像的背后——觀《工業時代1978—2017:中國攝影家王玉文》

來源:中國攝影出版社       作者:郭興文       責編:張雙雙       2018-07-18

從影像背后看到的

——觀《工業時代1978—2017:中國攝影家王玉文》

文 | 郭興文

王玉文先生作品集《工業時代1978—2017:中國攝影家王玉文》即將在中國攝影出版社出版,囑我寫上幾句話。我自知于攝影藝術基本是“門外漢”,唯恐議論失當,唐突上品。但是先生與我相知多年,情同兄弟,仁兄有命,怎敢不從,于是也只能聊作“碔砆”之談了。

玉文先生是全國聞名的攝影家,這位出身礦工家庭,又浸染在岳父書香門第的攝影藝術家,近四十年來,孜孜以求地投身到攝影藝術特別是工業攝影之中,堪稱新中國工業影像的“建檔員”。梳理他的作品也是在梳理中國工業攝影史。

640.webp (6).jpg

趙迎新/主編  王玉文/攝影

出版日期:2018年2月

定價:186元

這部攝影集應是玉文先生用心血凝結而成的特殊年代的中國工業的縮影。從集中匯聚的一幅幅作品中,我們不僅看到了那些來自生活本身的影像,而且,更能看到從中折射出的許多耐人尋味的東西。

我們看到了玉文先生“為人民抒寫、抒情、抒懷”的高度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舉凡優秀的文藝作品,一定是飽含作者對人民生活狀態的細致觀察,對社會歷史變遷的深刻思考,對樸實而美好的生活細節的忠誠記錄,其中必然充盈著濃濃的家國情懷。也只有這種能反映人民的心聲、時代的底色的作品,才能引發人們的情感共鳴,凝聚起人們的集體記憶。玉文先生的作品當屬此類。他以尤金·阿杰的眼光、沈延太的精神,緊隨歷史前進的浪潮,用手中的鏡頭,對所處的既艱辛多變、又豐富多彩的時代,對身處這個偉大變革時代的人民,對這個時代遼寧工業發展變化的歷程都做出了忠實的記錄。他讓世人、更讓后人,從“瞬間成永恒”的記錄中,看到了遼寧老工業基地過去的輝煌、改革的陣痛、重新振興的豪情;看到了遼寧人民,特別是遼寧工人階級的奉獻精神與奮斗情懷,更為后人留下了回眸歷史的見證。

1978年 遼寧阜新發電廠 維修冷卻塔.jpg

1978年,遼寧阜新發電廠,維修冷卻塔。

1979年 遼寧本鋼一煉鐵 工人午餐.jpg

1979年,遼寧本鋼第一煉鋼廠,工人午餐。

1981年 遼寧阜新 海州露天礦 (無英文).jpg

1981年,遼寧阜新,海州露天礦。

1983年 遼寧撫順 龍鳳礦礦工.jpg

1983年,遼寧撫順,龍風礦礦工。

我們看到了玉文先生對攝影藝術的癡情與摯愛。狄更斯說:“一切有志于藝術的人,必須完全獻身于它,并在其中得到補償。”玉文先生也曾經說過,非常幸運地選擇了這個職業,“攝影已經成為自己的生活方式,給了自己歡樂、自信”。其實,他們所表達的都是一個意思,即藝術家必須始終保有對藝術的癡情,并在這個過程中樂此不疲,同時得到慰藉。在當下,不論是兒童、學生、專家、學者,也不論是官員、老板、教徒、農民、工人,能拿起相機者多多,而真正將其作為事業來追求者卻不是很多。玉文先生經常說自己是“手藝人”,但大家都知道這是他的一種自我調侃。其實,從他拿起相機那一天起,攝影于他就不是一般意義的“照相”,而是一種藝術的追求。他知道,“文字和語言的描寫,代替不了那些來自生活本身的影像,尤其是來自刻骨銘心的經歷,飽含理解和感受的那部分”。他要讓人們通過作品看到生活的本身,并在光影變化中感知歷史的脈動和造化的神奇。于是,他也像阿諾德·紐曼所說的那樣,“把自己變成為照片的一個組成部分”。這才有他酷暑寒冬、節假日里,或是結伴同行,或是單騎獨往,奔走于煉鋼爐前、礦山井下、鐵路沿線、鉆井臺邊,用鏡頭寫下了工人完成任務的喜悅、井下作業的危險、下崗后的失落、沖出困境的歡欣。這全身心的投入,鑄就了他一生割舍不掉的“工業情結”,也成就了他“一個時代印跡的追尋者”的輝煌。

1999年 遼寧海城 鎂砂加工廠.jpg

1999 年,遼寧海城,鎂砂加工廠。

2000年 遼寧阜新 海州露天礦礦工休息室.jpg

2000 年,遼寧阜新,海州露天礦礦工休息室。

2000年 遼寧阜新高德礦 工人升井后到浴池洗澡.jpg

2000 年,遼寧阜新高德礦,工人升井后到浴池洗澡。

2000年 遼寧本鋼 爐前工.jpg

2000 年,遼寧本鋼,爐前工。

我們看到了玉文先生自然平實的美學追求。有時,越是自然的,就越是生動;越是平實的,就越是感人。玉文先生幾乎所有作品的風格都散發著一種自然樸實之美,看似平淡無奇,但從那“不經意”創造的視覺形象中,讓人們體味出生命的質感、人性的魅力和濃濃的當代性。拍紀實作品,他喜歡用中長焦距來拍攝物像,而少用廣角鏡頭。他認為這樣能把人的工作狀態、生活狀態和思想感情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這是他獨特的審美感受。他的老工業題材作品,一般都是突出人,而不是場景,尤其是自然狀態下的人。那幀撫順煤礦工人的井下照是他自然平實美學追求的范例。整幅照片是一個井下礦工的半側頭像,基本看不到場景,在滿是煤灰微露笑容的臉上,唯有頭上的礦燈和潔白的牙齒最引人注目,與畫面的其他地方形成強烈的反差。而正是在這種真實自然的藝術表現中,人們感受到了煤礦工人工作的艱苦,生活的艱辛;但他們又抗得住陣痛,始終充滿著向上的精神。這正是他們的偉大所在!

我們看到了玉文先生的作品蘊含著的深刻內涵和時代意義。這是他工業題材作品恒久的生命力之所在。玉文先生的作品,就其目的來說,都不僅僅是告訴人們生活中發生了一件什么事情,出現了一個什么人物,產生了一種什么動向,而是借助對這些客體的攝取,昭人以理,動人以情,引發人們深深的思考,達到寄托精神、喚起斗志、熱愛生活、追求理想的目的。

1997年 遼寧沈陽沈重鑄鋼車間.jpg

1997 年,遼寧沈陽,沈重鑄造車間。

2008年 沈陽 沈重鑄造車間最后一爐鋼_DSC0577.jpg

2008 年,遼寧沈陽,沈重鑄造車間最后一爐鋼。

2009年 遼寧沈重 職工在告別老工廠.jpg

2009年,遼寧沈重,職工在告別老工廠。

2010年 遼寧大連中遠造船廠 工人上早班.jpg

2010年,遼寧大連中遠造船廠 工人上早班。

玉文先生的工業題材作品中,有許多反映老廠房拆遷和棚戶區改造的題材,他把這些獨特的背景拿到攝影藝術表現的前景上來,變成獨有的藝術情節和活生生的典型人物形象。這些照片,不僅僅是為即將逝去的工業遺跡存照,還通過這些畫面,作為時代的鏡子,燭照出那個特殊年代的文化的、時代的內涵。比如那些老廠房,對于長期在工廠工作的工人們來說,那是他們安身立命、報國奉獻的家園,是他們熟悉的“舊家”。他們的心靈就住在那個廠房當中,拆掉它,等于拆了他們的心靈歸宿,拆掉了魂牽夢縈的“老宅”,不免生發出一種由衷的悲壯。因此,我們看到了《本鋼煉鐵廠拆遷》中背對那逝去的時代背景踽踽獨行者和面對即將倒塌的舊廠房而依依不舍的工人。但是,如果僅僅為了表現“困境”,那也只能是“記錄”而已。玉文先生的深刻之處在于,他不僅是“記錄”,更在于通過攝影作品幫助和啟發人們走出困境,引導他們面向未來,讓自己成為擺脫困境的“照片中人”。在這個審美觀照下,我們看到了《沈重拆遷》中那浮雕般的工人群像:那些人,有的在低頭思考,有的漠然淡視,但更多的是一種棄舊迎新的欣喜,是對未來前景的展望與期待;也看到了《撫順棚戶區改造》中那低矮的殘垣斷壁和在建居民區鏟車舞動、汽車來往的建筑工地的鮮明對照;更看到了《大連造船廠》船塢上初具輪廓、昂首向天的巨輪。這些作品不僅體現了中國工人這個群體對抗災難與困境的精神和能力,也昭示他們善于創造新生活的豪情壯志。

需要指出的是,要探求王玉文先生工業、工人攝影的內涵與意義,不能僅憑一兩張照片和照片的表面成像說事,必須到以狹義的題材存在的一幅幅攝影作品中,從社會視角和藝術視角的結合中去尋求。這樣,才能完整準確地理解作者的本意和初衷,也才能更全面地理解作品中所蘊含的深刻意義。這正是從王玉文工業攝影的影像背后所看到的價值。

關于

《工業時代1978—2017:中國攝影家王玉文》

本書是王玉文近40年工業攝影的作品精選。攝影家用手中的鏡頭,對所處的既艱辛多變又豐富多彩的時代,對身處這個偉大變革時代的人民,對這個時代遼寧工業發展變化的歷程都做出了忠實的記錄,讓我們看到了遼寧老工業基地過去的輝煌、改革的陣痛、重新振興的豪情;也讓我們看到了遼寧人民,特別是遼寧工人階級的奉獻精神與奮斗情懷,更為后人留下了回眸歷史的見證。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